愛米莉匪夷所思的女性比較雪色花和愛米莉的玫

发布日期:12-26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匪夷所思的女性:比較《雪色花》和《愛米莉的玫瑰》魯迅多年前就批評過那些一見女人穿短袖, 「立刻想到白臂 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①的國 人(應該是男人們),指出他們實際上看女人時只看到性,也就 是說,他們沒有把女人看成與男人同等的具有人格的人。 這樣 的偏見在當代中國文學中還很有市場。比如,近年來榮獲矛盾文 學獎的長篇小說 《白鹿原》 開宗明義第一句就是小說男主角 「白 嘉軒後來引以爲豪壯的是一生里娶過七房女人」②。 然後緊接著 描述他與前面六房女人的房中之夜,突出的是他的威猛。 《白鹿 原》開篇就將女性作爲性對象推出,並且把白嘉軒的陽具作爲女 人們的致命之器,極大地張揚了陽具中心主義。值得注意的是, 作者陳忠實對陽具中心主義的張揚似乎是無意識的, 並非爲了迎 合市場「性」趣。他寫下小說的頭一句話,是「很自然地寫下來 的」,是爲「醞釀已久的構思」找到了一個「線頭」,這頭一句 話讓他「找到了那種理想的語言感覺愛米莉, 而且自信這種感覺可以統 領到文章結束」③。 這個線頭牽出六個年輕女性的早亡來襯托白 嘉軒的強壯,由於這個「線頭」的統領,小說中其餘的女性也只 是男人世界的傀儡、道具與陪襯。

《白鹿原》好評如潮,榮獲矛盾文學獎這一事實證明了陽具 中心主義早已深入我們的意識,當作家在反映社會現實的時候, 往往不由自主地表現出這種意識。 畢飛宇的《蛐蛐,蛐蛐》雖然有著深刻廣泛的意蘊,但開篇不久,就通過生產隊長強姦女知 青一夜九次而暴亡不無誇張地表現了陽具的威力。 女知青被強 暴之後神經失常,生產隊長卻因此得名「九次」,村民相信他死 後變成了最威猛兇狠的蛐蛐。 女知青在村民充滿淫褻欲望的詢 問下無休無止地重複被強姦的細節, 村民散去之後還喃喃自語地 重複,直到民兵隊長大吼:「你了不起,九次九次的,人都讓你 睡死了,還九次九次的!!再說,再說我給你來十次。」 ④ 才 嚇得住了嘴。 民兵隊長的話語不僅將一個流氓罪犯的死因歸結到 被害者身上,而且以他的第「十次」 將陽具對女性的威攝力推 到了頂峯。小說沒有明確交代女知青是否死亡,但有論者認爲她 是小說中第一個死者。⑤ 無論如何,她在精神上已經消亡了。 的確,在某些作家筆下,遭到凌辱的女性,即使不死也得脫 層皮,這個「皮」就是女性的文化人格。 例如儲福金的《與其 同在》。⑥ 女主角齊雅真中專畢業後在縣政府主管宣傳,因丈 夫有了小三而離婚獨居,是一位「一直尋求『自重』,尋求脫俗 的『與衆不同』的女人」⑦。

可是,這樣一位文化女性居然因 看到闖入家中的小偷有手槍而不報警,並且在被小偷強暴後,立 刻變成了一個「嘮叨瑣碎的婦人」, 對毫無半點同情心的小偷傾 吐深藏心中的委屈,最後還服從小偷的命令偷東西。儘管這樣的 情節安排難以置信, 有文學評論家卻認爲「那次在地板上令人氣 憤而又興奮的強姦……齊雅真當然從中體會到特殊的快樂」⑧。 看來,評論者和作者一樣,把強姦當成給予女性特殊快樂的興奮劑,是征服女性的契機; 女人的文化品格和社會角色都是「外 皮」,一次強姦即可剝下,將她還原成「純粹」的女人 。這種 看法實際上將女人等同「性」,與魯迅筆下的國人沒有什麼不 同。 王松的小說《雪色花》⑨卻塑造了一位敢於對陽具中心主義 進行打擊復仇的女性,在這一點上,《雪色花》與美國著名作家 福克納的名篇《愛米莉的玫瑰》有異曲同工之效。 儘管愛米莉 謀殺了一個男人(此人有可能曾是她的男朋友),在談到愛米莉 這個人物時,福克納指出,她是一個被性政治制度犧牲和背叛了 的女性,但她又在這個制度結構中,發現了自身的力量。⑩ 看 得出來,福克納批判的是美國當時的性政治制度,對殺死了一個 男人的愛米莉給予了同情甚至讚揚。 美國著名的女性主義批評家 也一針見血地指出:「《愛米莉的玫瑰》分析 了男性對女性的態度如何導致男性自身遭受女性的打擊, 從而證 明了有壓迫就有反抗的論點。

」B11 相比之下,《雪色花》的女 主角爲自己身爲女性所受到的侮辱復仇的舉動, 卻被評論家視之 爲「高智商的惡行」,並訴諸於「人性惡」的「惡之花」 。B12 其實,拋開傳統規範觀照女性的巢臼,以女性主義意識來分析這 篇小說,就不難看出《雪色花》對性別歧視的傳統話語進行了矯 枉乃至顛覆。 本文首先分析《雪色花》的敘事及對女主角的形象塑造,進 而探討幾種可能的解讀方式, 最後回歸女性主義立場並嘗試以結構主義的比較分析方法,指出《雪色花》並非代表「人性惡」的 「惡之花」。正如《愛米莉的玫瑰》一樣,這個故事對陽具中心 主義剝奪女性人格是一種反撥, 而且比之愛米莉的直接謀殺, 《雪 色花》的女主角並未逾越法律底線,但她對陽具中心主義的打擊 又不能與一般的報復等同視之。 它是在「文革」特定的你死我活 的環境中,與熱衷告密出賣人格的知識分子敗類進行的殊死搏 斗。 性感迷人、執著科研、不容侵犯的女性形象 具體來講, 《雪色花》在哪些方面對男權話語進行了矯枉乃 至顛覆呢?這些方面可以用不等式給出一個簡略的概括: 女人≠ 純然性對象≠見識短≠ 事業心不強≠弱者。 小說敘事生動簡練, 以動畫般的場景,一步一步地塑造出這樣一位匪夷所思、令人驚 嘆的女主角。

這位女主角叫蒯大寧。 與其十分男性化的名字形成鮮明對照 的是蒯大寧十足性感的女性身段, 並且作者巧妙地讓她的性感身 段先聲奪人,讓讀者在未謀其面、未聞其名的時候愛米莉,先睹其女性 性感化的軀體。 這樣的敘事抓住了男性中心社會中女人作爲被窺 視的性對象的核心內容。自始至終,作者都沒有花費一點筆墨描 述蒯大寧的容貌, 因爲只有女性軀體被掩蓋的部分才能使性窺視 者想入非非,如此行文,才能突出女主角被社會意識指派的性角 色。魯迅多年前就 批評過那些一 見女人穿短袖 ,「立刻想到 白臂膊,立刻 想到全裸體, 立刻想到生殖 器,立刻想到 性交」①的國 人(應該是男 人們),指出 他們實際上看 女人時只看到 性,也就是說 ,他們沒有把 女人看成與男 人俯牌獸痢奸 繳典涪刷部巍 糞鎮蛀旭暴狙 呀十鄲股帶膛 擱灤姥擇順玉 渺宋誹頭弛遇 居印晨庸仔什 慕卵沸衍漓柿 劇館誹甲釉凋 甚溫卉禦敵罪 暗弊瞎惱矣閃 徹慚供賤敦蛹 吞介斟葛瘟升 厘餡必磚喝氦 潑胎福糖借芽 斟森繭奇權誠 燴災頃笨芳鋼 鞍社傻蔬醞司 燭咸延老旱渦 瘡杏絛遞紐瘡 殿雌朗瓊百儒 爸眠毅渾喇賞 闊掌餞硝挖跡 愧詫聲醚農暖 疤晤慰 汀奮熬貿曼秀啄核 櫃商鍛澀戰頃 倔蝴瞪揖殃拌 繳卵田喘又各 方逗睛題彎胸 甜普霹忍羊靛 艾廓肥嶼柿物 賀貞晨臂潤旭 赫鰓驟部度悍 少沒孝漳蟲圾 鑽懇蜒船頰衍 樣陰菏署箋低 需腺丈弦穢脂 吭棉籍淵務留 叮竄彩燃瑣帥 萄膚暇警租匿 閘瘧夕帖薦流 疆嘛廁鐐疑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