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谷遊戲單款月流水6000萬樂谷遊戲成功祕訣竟是

发布日期:12-13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在樂谷遊戲的發展過程中,各種誘惑不斷——短視頻風靡下的主播經濟、吸金能力驚人的棋牌遊戲和在線抓娃娃機等等。「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要做大家覺得好玩的遊戲」,正是情懷讓他堅守住了自己的底線。

其次是穩定的團隊和堅持。穩定才能求發展,鄧定坤深諳此道,對於遊戲研發公司來說,經驗積累尤爲重要,只有穩定的團隊才可以在失敗和成功中不斷獲取經驗,並將這些經驗用在公司的產品上,「正是有穩定的團隊,我們才可以不斷升級改進產品,如果堅持下去,遲早會做出優秀的產品」。目前樂谷遊戲擁有100多名員工,其中工齡五年以上的老員工比例接近30%。

▲崇尚「家文化」的樂谷,公司牆上貼滿了活動照片

最後一點是不甘心。鄧定坤認爲,中國這批80後網遊玩家都是在韓國遊戲下成長起來的,雖然他們曾在外國遊戲上揮灑著時間和金錢,但更多的人心裡都無比期望能玩到國產的遊戲,而他自己也是其中一份子。「韓國通過遊戲對中國進行文化輸出,爲什麼中國就不能?」

這份執念至今依然在他的血液中流淌。也正是有鄧定坤這批遊戲人的執著,讓中國遊戲正在走向世界:據《2019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自主研發的網路遊戲在海外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億美元,同比增長;相較5年前的億美元,增長近14倍;相比2008年的億美元,十年暴增百倍以上。遊戲行業出口遠遠超過影視等其他文化產品出口,成爲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領軍者。

同時,這份「不甘心」還存在於國內輿論環境對遊戲產業的不理解。鄧定坤講起了他親身經歷的故事,曾經他與幾位業內朋友在上海打車,結果司機通過他們的聊天知道他們行業內容後,說道「早知道你們是做遊戲的就不拉你們了。」

「這件事對我的觸動很大。大衆還是覺得遊戲是誤人子弟的魔鬼,我希望通過我的產品和做的事來改變大家的看法」。抱著這樣的信念,鄧定坤要求自己公司的產品要正能量,一定不能越過黃線。同時,也積極加入了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等一系列公益組織,爲社會公益出一份力量,同時他的行業朋友們也在通過各種慈善機構或是企業慈善活動,來實現企業的社會責任。

研運一體

「遊戲研發是樂谷的根基,接下來我們的首要工作依然是穩固我們在細分行業的領先地位」。對於公司的未來發展,鄧定坤的計劃依然理性和明確,畢竟遊戲情懷的熱度從未消減。

目前,樂谷遊戲正在加緊打磨下一款新品,依然是他們擅長的放置類遊戲,但在玩法上會與現在最火的遊戲模式進行結合,實現跨界式的微創新。「現在流行的手遊,比如絕地求生、王者榮耀等都是很重的遊戲,我們希望給玩家提供一個更加輕量化的休閒產品,同時又不會讓他們覺得太低齡化」,鄧定坤這樣描述這款產品。今年第三季度,這款產品即可面世。

另外,樂谷還已經花費近千萬的代價,獲得兩個國內頂尖的遊戲IP,相關的遊戲也正在研發中。

除了產品研發,樂谷遊戲也正在積極布局遊戲發行業務。鄧定坤介紹,早在2019年左右公司就已經開始培養和招募遊戲運營方面的人才,並在相關業務上進行了一些嘗試。在他看來遊戲研發公司加入發行業務是行業必然趨勢,一方面可以豐富公司業務,提高資本估值,另外也可以提高公司抗風險的能力。

挑戰與機遇

雖然樂谷遊戲目前取得了一些成績,但鄧定坤依然將樂谷遊戲定位爲一家創業公司,只是10多年的從業經歷,讓他對當下國內遊戲市場有了自己的認識與理解。在他看來,國內從事遊戲行業的創業者,正面臨機遇和挑戰快速更迭的時代。

他進一步分析說,首先,國內遊戲市場已經是寡頭市場,但中小廠商並非沒有機會。BAT等網際網路巨頭憑藉著資源和資本優勢,已經瓜分了絕大部分市場份額,這使得中小遊戲廠商進入市場的門檻會越來越高。

不過挑戰往往也伴隨著機遇,鄧定坤其實對於市場現狀並不悲觀,「BAT雖然蠶食了大部分的市場份額,但他們同時也在給市場做增量,他們可以憑藉自己的品牌優勢挖掘潛在市場用戶,這部分新用戶在初期對所有遊戲企業都是開放的。另外,移動網際網路渠道和流量入口日益豐富,沒有任何一家企業可以壟斷行業流量,這對中小廠商來說都是可以把握的機會」。

其次樂谷遊戲,遊戲行業已經從資源主導型轉向產品主導型,創新型公司更具競爭實力。相比於頁游,手遊的類型更加多樣化,無論是玩法創新還是市場創新,遊戲廠商可以有更多的機會來搏一搏市場。但是鄧定坤並不支持盲目創新,他表示「企業做創新前應該想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是爲了掙錢,微創新會更加實際和保險一些,而對於那些獨立遊戲或是初創企業,那麼創新就應該天馬行空,這樣才更有可能打開市場」。

第三,市場監管有利於遊戲行業的健康發展。採訪中,鄧定坤反覆強調:「監管不是壞事」。對於最近幾大部委聯合發布的《關於嚴格規範網路遊戲市場管理的意見》,鄧定坤認爲:「有了明確的規範標準,會讓我們遊戲研發的方向更加清晰,嚴格的管控只會對那些打色情、暴力、政治擦邊球的廠商有打擊,對於正規企業的創意創新並沒有什麼影響」。在他看來,監管或許是一道緊箍咒,「可是監管的出台不也是對行業的一種認可麼?」

▲一句樸素的武漢方言,鄧定坤把它裝裱了起來

在鄧定坤辦公室門口,掛著一幅「莫鬧眼子」的字畫,「鬧眼子」這一句武漢的方言,其意一種爲「不誠信、欺騙」,另一種是「胡鬧、瞎鬧」。他說自己尤爲喜歡這四個字表達的意思,因爲這反映了他對從事遊戲這份工作的態度:莫忘初心真誠待人,以嚴謹的態度對待每款產品和員工。

via:虎投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