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片人老婆我不管就算是紙片人我老婆也有血有

发布日期:11-28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法國國王路易·菲利普的臉被漫畫家諷刺爲一個梨 1834年

無獨有偶,被稱爲日本漫畫的開端的戲畫,也是在平民階層中誕生的。

鳥羽僧正的《鳥獸戲畫》將畫中動物擬人化來嘲諷僧侶和貴族。

而日本藝術家還描繪過更加奇特的題材「屁合戰」,把shi尿屁題材入畫,估計日本是世界第一。

《放屁合戰》中男男女女角色都是貴族的穿著打扮,據說以「屁合戰」爲題材的作品都尖銳地諷刺了當時日本政治和社會的變化。

放屁合戦繪卷(局部) 1846年

看到這裡,或許大家會發現一個現象。凡是高雅的、精細的、端莊的藝術,幾乎都是精英階層的專享,又或者是普通民衆瞻仰的對象(如宗教畫)。

相反像大幅報刊、日本戲畫這種粗糙卻充滿生趣的藝術,卻是真正地虜獲了大衆的心。

這就回到我們一開始所討論的,越突顯特徵,越簡化的圖像,越容易被人們所接受。如果還加入獵奇、幽默的元素,那便更受歡迎了。

二、從「面癱」到「顏藝」

從上文可知紙片人老婆,雖然西方高雅的主流繪畫與粗糙的民間諷刺畫並存,甚至主流藝術因爲利用素描關係更能讓觀者產生真實的錯覺,

但民間的諷刺畫無疑得到了更廣泛的傳播與接受。

於是,雖然是由線條簡單地描繪出來的「臉」,也能夠被觀者認同。

但是,不管是大幅報刊或是日本戲畫,上面都幾乎是「面癱」的人物,或者可以說,作者並沒有把力氣和時間花在對人物「表情」的琢磨上。

自古以來,如何表現畫中人的喜怒哀樂一直是藝術家們的難題,所以蒙娜麗莎那一抹淡淡的微笑才讓研究者們不厭其煩地討論了一遍又一遍。

雖然文藝復興時,天才達·文西曾描繪許多奇奇怪怪的人物頭像來研究人類頭部骨骼和面部肌肉的變化,

但對於怪誕形象的探索樂趣並沒有促使他去研究人類的表情。

達·文西的怪誕頭像實驗

雖然到這已經實現了用線條讓觀者就能感受到生命的效果,但是畫中人缺少感情的話,又如何能引起你的共鳴?

18世紀出現了一個有趣的藝術家約瑟夫·迪克勒( ),在給貴族繪製高貴肖像之餘,他還對肖像表情進行了一系列探索。

你可以在他的畫作中看到打哈欠的、擠眉弄眼的人,滑稽得讓你不住想發笑。

約瑟夫·迪克勒自畫像(局部)1793年

真正系統地研究繪畫中人物表情的,要數現代漫畫之父——魯道夫·特普費爾( )。

出生於日內瓦的魯道夫·特普費爾因眼睛有毛病,無法勝任精細而緊張的繪畫操作,所以早期是從事短篇小說與即景詩的寫作。

但是他仍渴望能成爲畫家,在石印技術的幫助下,他使用線畫這一種簡單輕便的形式來實現他的理想。

而正是由於其文學基礎,使之產生了用並置連續圖像來講述故事的念頭,他將這種形式稱之爲故事畫。

先生 特普費爾 1839年

特普費爾聲稱他的線畫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符號,這與現代漫畫的特質不謀而合。

在他的故事畫中,除了通過並置的連續圖像、人物動作,主要的敘事手段還有人物的相貌特徵和表情。

特普費爾表現人物時分爲表現「永恆特性」和「非永恆特性」兩個部分。

前者用來表現性格,可能跟面部骨骼、結構比例息息相關,後者用來表現情緒,通過五官的變形來獲得。

特普費爾關於繪畫表情的實驗 1845年

而在東方的日本,同樣是一位被視爲現代漫畫始祖的人物,也完成了如何描繪人類表情的種種實驗。

19世紀,葛飾北齋在名古屋出版商的要求下出版了長達十五卷的《北齋漫畫》,作爲圖樣範本組合,此書內容涉及人物、風俗、妖怪等形象,其中便出現了許多五官扭曲的滑稽人物形象描寫。

葛飾北齋的滑稽人物像

這些頭像就是在今天看來,也是非常地逗趣滑稽。

而葛飾北齋的這種描繪方法通過《北齋漫畫》一是流向西方,一是流傳與後世,

過程中與西方的漫畫藝術形成怎樣的交融,又如何給後世漫畫家帶來了啓發,我們便不得而知了。

三、工具的魔力

我們從上文知道線條的魔法是可以讓你感受到二維平面上人物的生命和喜怒哀樂。

但如果你每個「老婆」都長得跟靜香一樣,是不是也會有審美疲勞?

藤子·F·不二雄筆下的女主角們(部分)

在日本漫畫中,雖然不同的漫畫家所繪製出的人物都有獨特的鮮明個性,但同一特定時期的漫畫家卻能找到某種共同點。

日本漫畫研究者夏目房之介將這個現象歸類爲線條的質感問題,而影響線條的,除了漫畫家個人的習慣,還有工具的原因。

即是說,在純手繪的年代,某個時期流行什麼樣的工具,會直接影響到這個時期漫畫家的風格。

在手塚治虫開始活躍的時候,即1950年代,漫畫家們多用一種名爲「響箭筆」的蘸墨鋼筆來作畫。

這種筆畫出來的線條粗細適當,並且十分均勻流暢。手塚治虫便十分愛用這種筆,所以他塑造的角色穩定、圓潤,給人一種柔和的感覺。

響箭筆

《鐵臂阿童木》手塚治虫 連載於1952至1968年間

藤子·F·不二雄同樣也是使用這種響箭筆,所以人物角色同樣給讀者一種穩定柔和的感覺。

而大家都知道的,這個時期漫畫的主要讀者羣體是兒童,某種意義上,兒童漫畫的成功與響箭筆的普及不無關係。

《哆啦A夢》藤子·F·不二雄 1970年開始連載

流行於1960年代的劇畫,是辰巳嘉裕、齋藤隆夫、佐藤雅旦等人「反主流」的野心。

他們不滿足於只表達冒險、勇氣、友情的兒童故事,不滿足於Q萌可愛的幼稚畫風,而要強調要以寫實的畫面來表達自己內心洶湧的情感。

這時他們多使用「G筆」這種初學者很難駕馭的蘸水筆,畫出來的人物不再像手塚流一樣圓潤可愛,而是凸顯肉體,帶有很強的力量感。

因爲G筆具有彈性,漫畫家可以通過下筆力度的不同來控制線條的節奏感,時強時弱,一筆下去可畫出粗細不同的長線。

G筆

佐藤雅旦作品《墮靡泥之星》

相較於響箭筆,G筆有更多的可能性。

它不僅幫助漫畫家繪製出像劇畫一樣具有衝擊性的畫面,同樣能夠描繪出圓潤柔和的線條。

鳥山明習慣使用的畫筆便是G筆,從他的《龍珠》系列和《IQ博士》,我們可以看到兩種不同的風格,

龍珠的打鬥場面具有強烈的速度感和力量感,而阿拉蕾的日常卻是溫馨有趣的。只要漫畫家控制得好,G筆可以描繪出多種效果。

鳥山明作品《龍珠》1984年開始連載

鳥山明作品《IQ博士》1980年開始連載

70年代開始,漫畫家可選擇的工具越來越多,圓筆、針管筆、簽字筆等都有人使用。

少女漫畫初興起時,漫畫家們多選擇G筆進行創作,後因對纖細線條與華麗精緻場景的追求,很多人轉而選擇圓筆。

圓筆的筆尖較尖,有彈性卻比G筆更堅硬一些,非常適合描繪細節。

當然,現在也有漫畫家根據需求多種畫筆一起使用:當需要描繪身體的輪廓時使用G筆,而描繪眼睛、髮絲等細節時選擇圓筆。

圓筆

西谷祥子作品《傑西卡的世界》便是用G筆繪製。

高河弓作品《》採用的工具是圓筆。

隨著時代的發展,不同畫筆的出現幫助漫畫家們塑造了不同的風格,漫畫研究者竹熊健太郎認爲漫畫線條的演變是反映時代的鏡子。

我們當然不可以直接斷定畫筆是影響漫畫風格形成的決定元素,但毫無疑問的它卻是豐富漫畫世界的重要工具。

結語

當你捧著漫畫一會哭一會笑時,或許旁人會投來奇異的眼光。

當你因爲心愛的角色領了便當而傷心難過時,或許有人會難以理解。

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在對面的次元,有一個人,不管你貧窮還是富有,不管你年輕還是逐漸老去,他/她總是默默地等著跟你分享喜怒哀樂,讓你的心靈在夜深人靜時有個歸處,這難道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嗎?